bob官方网站-俄修宪让日方感觉对俄领土谈判难上加难

bob官方网站-俄修宪让日方感觉对俄领土谈判难上加难

  俄修宪让日方感觉对俄领土谈判难上加难

  俄罗斯全民公投通过宪法修正案,“禁止割让领土”条款入宪。日本国内为此颇受刺激,担忧对俄领土谈判将变得“难上加难”,同时筹谋相应对策,欲继续“坚韧不拔”地推进实施对俄领土谈判。

  7月1日,俄罗斯完成修宪公投;2日,俄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全俄投票率为67.97%,赞成修宪案的选票占77.92%,反对修宪案的选票占21.27%;4日,俄新宪法正式施行。

  对于俄罗斯此次修宪,日本国内除了关心与普京总统任期相关的内容,还特别关注新宪法的实施对日俄领土谈判问题的影响。

  日方注意到,在此次修宪完成之前,俄方在“领土问题”上已有所动作。6月12日,俄罗斯萨哈林州州长利马连科表示,对本州居民来说,通过修宪确保国境的不可侵犯性非常重要。修宪之后,库页群岛(包括俄称“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的所有权问题就将画上休止符。6月17日,俄方通报日方,俄方从当月18日起将在鄂霍次克海实施为期3个月的调查活动,对象区域包括“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周边经济专属区(EEZ),日方随即要求俄方停止此项调查活动。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则回应说,俄方有在本国领有范围内实施任何调查的权力。

  修宪案完成之后,俄方继续反复宣示“对日不让步”立场。7月2日,原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防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朗茨·克林采维奇表示,“有关库页群岛的议题已经结束”,今后10年、20年乃至100年,不论是谁执政,任何人都不能重提,俄罗斯人民不答应。基于当今状况,一旦俄方答应日方要求,“明天那些岛屿就会被用来部署美国军事基地”,必然成为严重的威胁。7月1日之后,俄萨哈林州当局及青年团体在国后岛(日称)上设立纪念碑,碑上刻有“禁止割让领土”的新宪法条款内容。当地居民挥舞俄罗斯国旗,通过电视转播表达对修宪的祝贺。7月3日,俄萨哈林州南库页地区行政长官乌拉先科(音)表示,地区居民赞成修宪,“那些岛屿永远都是俄罗斯的领土”。

  普京总统在与修宪委员会成员的一次视频会议中也明确表示,相关岛屿上的纪念碑是为呼应“修宪案要像钢筋混凝土一样坚固”的提案而设立的。“禁止割让领土”条款入宪符合俄国民的期待,对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具有“特别意义”,“更关系到非常多的敏感的俄领土”。

  《读卖新闻》4日和5日关联报道认为,普京总统有关“禁止割让领土”的表述,有针对“北方领土”的意图,表明今后在“北方领土”问题上,俄对日持不作让步的谈判方针。

  7月2日,俄副外长莫尔戈洛夫对俄塔斯社表示,“关于日俄谈判进程,我们正在谈的并非岛屿,而是缔结和平条约。这是有关友好与合作的条约。那样的谈判可以继续。”NHK电视台报道认为,俄方强调的是与日方正在进行的不是领土谈判,只能解读为“如果是规定两国广泛友好关系的缔结和平条约谈判就不受修宪的影响”。

  日本俄罗斯问题研究学者小泉悠认为,俄对日外交关系今后将持续停滞。“除划定国境之外,禁止提起割让领土的行为”条款入宪,使得解决“北方四岛”问题的希望变得渺茫。小泉悠还指出,日方存在“俄方不拒绝和平条约谈判的意图”之类的解读,但是,将“保留缔结和平条约的可能性”作为对日外交谈判的一张牌,恐怕才是俄方的真实意图。人们应该理解为,那无非是俄方希望“从日方换取缓和西方经济制裁的有利条件”的一种战略战术。

  对于日方来说,安倍首相目前缺乏与普京总统“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原定9月举行的符拉迪沃斯托克“东方经济论坛”已取消,联合国大会改为视频会议,安倍对普京“私人信赖关系”也一时失灵。

  同时,日本并未放松对俄的牵制动作。对于“G7扩员”问题,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6月29日在记者会上强调,日方认为“维持G7框架本身极为重要”。有看法认为,菅义伟此语表明,日方将继续协同美欧实施对俄制裁,认为普京没有资格坐回西方发达国家集团首脑会议桌。

  日本国内要求安倍转向对俄强硬路线的呼声不绝于耳。比如,新潟县前任知事米山隆一5日发表推文,痛斥安倍首相就知道一个劲儿地“向前、再向前”,普京却回马一枪,冷静地表明领土问题不能简单退让,“安倍算是被吃光抹净了”,战后75年历代内阁的努力毁于一旦。日本也有人主张,日方有必要维持好对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平衡,集中优势力量全面强化对俄压力,这样才能迫使普京真正妥协让步。

  本报东京7月8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驻日本记者 张建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叶攀】

更多资讯,尽在https://maxyprime.com